伦敦马/配速员你疯了吗? 令比赛出现意外结果

188bet北京时间2018年4月25日报道,2018伦敦马拉松在昨日开场一阵狂风吹拂下正式开跑,咦?等等,Daniel 你是不是没看比赛,晴朗无云风何在?昨天的风,不是来自于天气,而是由带头的兔子猛力颳起。

依照伦敦马官方赛前的计画,pacer(配速员)预定的配速是半马61分,也就是14分30-40秒之间的节奏,后段看天气和选手状况自求多福,但你知道昨天第一个5公里这群大会聘用的配速跑者,带著精英集团九人跑出什么成绩吗?

WTF?!没错,5公里13:48,相当于1:56:27的马拉松、58:10的半程马拉松完赛成绩,一开场就让所有人神经紧绷,也因此大大影响了比赛中后段的表现,pacer团过了5公里后发现太快,稍微降速,但第二个5k还是跑出比世界纪录快的14:31(WR pace: 14:41/5k),自此之后每况愈下,14:46(10-15)、14:47(15-20),菁英选手们也吃不消,半程的时间是令人只能苦笑的1:01:00,好吧,从结果论来看至少 pacer 达成任务,但没人能预期他们中间这样搞,也让去年柏林马第二的 Guye Adola 掉出集团。

如果你有看昨天的比赛,可以发现除了 Kipchoge 始终在最前方,其馀选手有时亦步亦趋、有时稍微落后,但多保持在射程距离,原因就是这一开始打乱棋盘的配速,选手们意识到后纷纷开始自我调整节奏,但偏偏 Kipchoge 还是咬得住,所以也不敢目送放手,就形成这第一集团前后分散、队形变换的景象,包括 Kenenisa Bekele、Bedan Karoki、Mo Farah 等人,有个例外是衣索比亚 21 岁小将 Shura Kitata,如同去年柏林马 Adola 的场景,一副初生之犊不畏虎的态势,是至此为止仍紧跟 Kipchoge 不放的唯一跑者。

25公里后 Bekele 和 Karoki 先后退出领先集团,Farah 则在 30 公里处落队,Kipchoge 与 Kitata 以 1:27:24 通过 30k,到此为止也正式把开赛 pacer「好心」预存的时间花完,配速掉出世界纪录之外,并开始显露疲态,接下来的五公里是整场比赛最慢的,两人仍尽力守住领先位置,但相较之下 Kitata 的动作已经开掉,不若 Kipchoge 的节奏稳定。

这样的态势直到 39k 才分出高下,Kipchoge 选择在此时劈下战斧,拉开一波十秒的差距,而跟了全场的 Kitata 也无力还手,逐渐掉速,虽然最后三公里 Kipchoge 的配速又慢了下来,但 Kitata 丝乎也气力放尽,Kipchoge 最终就以 2:04:17 的成绩,笑纳生涯第三场伦敦马拉松胜利,也将生涯全马战绩推进到 9 胜 1 败(唯一的败场是输给 2013 柏林马破世界纪录的 Wilson Kipsang)。

Farah 选择在 30 公里退出领先集团似乎是个正确的决定,赛前宣称要打破英国高悬33年国家纪录 2:07:13 的他,最后以稳健的节奏、2:06:21 的成绩,顺利达标,也写下个人生涯最佳,对于退出田径场正式转往路跑领域发展的他,似乎是个不错的开始。

赛后 Farah 也表示一开始的配速实在太快,真的蛮痛苦的,看到5公里的计时钟想说这群人是疯了吗?但因为所有人都跟上,他也没有选择只好尽力咬住,因为这不像田径场一样落后一些还有机会,42 公里的距离一但放掉,后面大概也无力回天。

另一个备受期待的老K、Kenenisa Bekele,最后仅以令人失望的 2:08:53 完赛,他认为后段上升的温度和一开始过快的配速让他后段每况愈下,20 公里后越来越疲乏,而当记者询问「你对 pacer 满意吗?」老K先是笑了几声,一副不想回答的样子,才表达了他对 pacer 的不满: 「赛前官方宣称有两组 pacer,一组 61:00,一组 61:45,但第二组人马居然没出现!」。就今天的比赛来看,Bekele 的体能确实比去年好得多,只是离巅峰状态,恐怕还有一段路要走。

也许你认为比赛一开始跑快「一点」没什么大不了,但以兼具竞赛和纪录双重层面考量的菁英马拉松赛来说其实影响甚钜,任何的战术失误或冒险,都可能为比赛带来失望的结果,今年伦敦马女子组的比赛就是个显著的例子,赛前 Tirunesh Dibaba 和 Mary Keitany 似乎没有选择地被推上挑战世界纪录的发射台,但如果赛前所言,超过一分半的巨大差距,恐怕是不成功、便成仁,最后两个跑者一位未完赛,一位 35 公里后一泻千里,只以第五名完赛。

儘管比赛天气比预报来得高,起跑时就已经 18 度并带有水气,但这两位高手还是决定来场顶尖对决,15:46/5k(2:13:04)、31:46/10k(2:14:03),在刻意安排男性配速员给女子选手的状况下,一开跑还是过快,目标不只锁定 Paula Radcliffe 的十五年不败纪录 (2:15:25),还高出一个档次,果不其然,15 公里后两人的配速开始下降, Dibaba 先放掉纪录、随后越跑越慢,35 公里前就退出比赛,Keitany 则苦撑到 30 公里,进度落后于世界记录配速后,也无力回天,35 公里以后就选择慢跑到终点,最后以 2:24:27 完成比赛,最后5公里气力放尽,跑了 20 分钟。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所有镁光灯聚集在 Dibaba 和 Keitany 的状况下,前年里约奥运成为肯亚史上首位在奥运五千公尺女子组封王的 Vivian Cheuiyot 选择保持自己的节奏,稳扎稳打,结果在溼热的天气下跑出了相当亮眼的成绩,2:18:31,史上第四快的纪录,Cheuiyot 在比赛过程中一直不在镜头前,直到 Keitany 于 35 公里掉速时,才发现后方一个黑色身影已如此接近,Cheuiyot 稳健的配速一举超越失速的 Keitany,最后一举将个人最佳纪录向前推进5分钟之多。

赛后 Cheuiyot 的教练 Ricky Simms 表示,待在第二集团、伺机而动是他们赛前就拟定好的策略,因为他们知道要突破世界纪录实在太难,一旦前方失败,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我从来没有带过马拉松选手,去年初马后,我参考 Paula 的建议,让 Cheuiyot 的训练里程逐步推进到今年的每週 110 英里,并要求她把 Garmin 的数据确实回报给我,因为跑马拉松所需投入的里程和时间太多了,我不可能像以前每天在田径场上叮咛,但我必须确实了解她的状况。」Simms 赛后受访时说。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会赢,去年 Keitany 前半程跑了 67 分,她是一个非常强悍的选手,即便到比赛后段失速,你也不会认为她感觉要跑到死了,Keitany 展现出来的霸气仍然慑人。」Cheuiyot 对于自己的表现也相当满意,但一如她以往内敛谦虚的个性,把自己的成功,归给霸气挑战世界纪录而让贤的 Keitany。

即便 Keitany 最后步履蹒跚,仍选择跑完整场比赛,她大可直接退出,不必在 22 度的太阳下勉强跑完,「今天的天气太热,确实不好跑,但最重要的是我有完成比赛。」这位 36 岁的老将,即便未竟全功,仍获得全场掌声,这就是马拉松精神。内容由188bet收集并整理:http://www.jianggan-youth.com/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