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速度、重长打 开路先锋性质大转变

188bet北京时间2018年3月14日报道,前天纽约洋基总教练布恩(Aaron Boone)受访时表示,不排除会让其重抱子弟兵贾吉(Aaron Judge)时不时地担任打线的开路先锋,而贾吉自己听到这样的想法时,也抱持开放态度,说道:「如果他们要我打第一棒,我会义不容辞。」

安排上个赛季挥出52轰、长打率破.600、速度普普的全垒打重抱手打第一棒,听起来非常反直觉。就算布恩只是说他会「考虑」这样的想法,而且即便真正实行了,也不会天天都让贾吉打第一棒,但光是愿意谈论「贾吉扮演开路先锋角色」的点子,已足以证明当今棒球阵容佈署的思维,已与上个世纪的棒球、甚至前几年的情况,有所不同。

传统上,棒球打线的首棒打者被认为应该要具备两大特质:一是「会上垒」、二是「速度要快」。通常第一棒不被预期要拥有很好的长打火力,因为敲长打、灌打点的工作,可以留给三、四、五棒的中心打者,第一棒只要做好与投手缠斗、争取上垒、在垒包上扰乱敌方军心、利用速度拼抢得分的任务就好。

不过这样的传统思维在这两三年的美国职棒中,发生了一些转变,愈来愈多球队开始让阵中长打火力最好的打者担纲打线领头羊的角色,不再将第一棒打者限缩在所谓的「短枪速度型球员」。

举凡去年冠军队休士顿太空人主要的首棒打者,正是他们上个赛季阵中的全垒打王(34轰)史布林格(George Springer);近年主打红雀队首棒的内野手卡本特(Matt Carpenter),不以速度见长,生涯七个大联盟球季只累积15次盗垒成功,不过近三年都至少年产20支全垒打以上,也算是可以扛下中心棒次的选手;而上季大都会阵中火力产出效率最好、平均长打率最高的康佛托(Michael Conforto),大部分比赛也都以第一棒打者上场。

若稍微归纳一下这几年大联盟出现的开路先锋新趋势,大概能整理出两大特色:「速度的重要性大幅下降」以及「重抱型打者愈来愈多」。至于对上垒率的要求,则是过去30、40年来维持不变的特质。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新趋势呢?笔者认为答案事实上并不複杂,最根本的因素是:这20年来随著大量以数据分析、经济商管为背景的年轻总管入主大联盟高层,联盟各队佈署球队的方式愈来愈倾向「看数字说话」,大胆套用客观数据和资料到场上的调度,打破各种过去缺乏实证背书的传统与迷思。

就打线安排上,数据告诉我们,如果球队中最好的打者能上场打愈多次,他们就能为球队创造愈多效益,至于速度好不好、有没有盗垒威胁反而并不重要。换句话说,即便某位打击能力优异的打者速度不快,只要球队能把他排在第一棒、第二棒等最前面的棒次,给他更多的打击机会,他就能透过个人的优质打击技术帮球队製造更多得分。而这些球队裡的强打者,又通常是很会打全垒打,同时兼具上垒率的球员,所以才会出现越来越多杰出的长打选手盘踞打线前端。

笔者也找出大联盟50年前至今的开路先锋数据进行检视,发现过去50年来,大联盟首棒打者击出的全垒打频率确实大幅提升,尤其以90年代的低点后快速爬升最值得注意,而盗垒频率则是在80、90年代达到高峰,并于近10年急遽下滑。

当然不可否认地是,盗垒数量的减少和全垒打数量的增加,多少也跟联盟整体趋势的发展有关,不是仅发生在第一棒身上,因为自从魔球所带动的数据化浪潮后,盗垒逐渐成为大联盟的非主流,各队有意识地逐步减少所有球员的盗垒次数,而全垒打的重要性则是相反地不断上升,选手本身素质的提高以及训练方针的转变,亦是左右联盟整体全垒打频率的因素,无关乎棒次分别。不过把开路先锋独立出来,在全垒打的项目上,还是能看出比其他棒次更明显的变化,而且盗垒数字则是到近五年才迅速下降,这些现象皆足以显示各队近年赋予首棒打者的角色定位,做了不少调适与修正。

比较2017和2007两个年份进攻指数在全联盟排名前10高的首棒打者,亦能看出这10年来顶尖开路先锋的特质差异(以下筛选标淮为当年至少累积300次担任第一棒的打席、显示的数据为球员担任开路先锋时的表现):

2017年的10人除了整体全垒打数多了17支外,盗垒超过20次的选手也只剩下一位,反观2007年有多达六名球员的盗垒比20次的门槛还高,足见速度不再是顶尖首棒打者需要的主要条件。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趋势的出现,并不代表速度在棒球比赛中的重要性完全消失,或是毫无用处,也不是说各队未来都不会让短枪速度型球员担纲开路先锋。大联盟目前还是有许多以速度见长、主攻短程安打或平飞球的先发第一棒打者,为球队带来不少贡献,比如红人队的汉米尔顿(Billy Hamilton)、水手的高登(Dee Gordon)以及国民的透纳(Trea Turner)等人。而且安排重抱手在第一棒的调度亦非全然成功,小熊上个赛季让长打型打者史瓦柏(Kyle Schwarber)担纲37场比赛的首棒打者,却只收到进攻指数不到.700的产出,这就是典型的失败案例。

笔者想强调的真正转变是,各队接下来思考棒次安排时的思维路径会跟过去不一样、想法会更开放、考虑的因子范围也会较往年更广,而不会仅是挑出球队体系裡跑得快又会上垒的打者后,就直接让他打第一棒。或许偶尔把像贾吉或史丹顿(Giancarlo Stanton)这样的大抱放在第一棒,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也说不定。重点在于依据理性的数据资料、选手的适应力,搭配每场比赛不同的对战组合、当天球队的战力情况,很有弹性地去做出最适宜的打线安排。

在去年以前,或许会有许多人质疑把史布林格放在第一棒,对太空人来说好像有些浪费,他丰沛的长打火力将因此无法带来最佳化的打点进帐。但事实证明,史布林格担任他们打线的火车头,仍创造非常可观的进攻效益,不仅帮助打击团队在上个赛季打出全联盟最佳的例行赛火力输出,甚至到季后赛也贡献良多。现在史布林格已然是太空人固定的不动开路先锋,也再也听不到任何怀疑不妥的声音。

跟其他运动一样,棒球总是随著时代不断改变演化,先发投手的角色是如此、牛棚的演进是如此、打者的进攻思维是如此,而棒次顺序的安排哲学亦若是。如果今年新赛季大联盟出现好几名年产超过30轰且没什么速度的第一棒打者,可别感到太惊讶,因为这或许是未来棒球的新常态。内容由188bet收集并整理:http://www.jianggan-youth.com/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